无泪而泣:奥斯维辛
点击进入购买页面:购买链接(当当)购买链接(京东)《无泪而泣——奥斯维辛-比克瑙会集营的“特别作业队”》第一批被党卫队强逼去转移、焚化尸身的并不是犹太人,起先也没有“特别作业队”这个说法。奥斯维辛-比克瑙会集营里的残杀设备包含毒气室和焚尸场,首要是为了大批量地处死犹太人而启用的。悉数遇难者中,犹太人占绝了大多数——奥斯维辛会集营里九成以上的死者都是犹太人。不过,死于毒气室的也有许多非犹太人,包含波兰人、苏联战俘、吉普赛人(辛提人和罗姆人),以及其他屯提。第一批被挑出来用毒气处死的人是波兰罪犯,他们是死于一项所谓的“安乐死”方案,该方案旨在除去一些无法治好的病号。他们从会集营被运往坐落索能斯泰因的“安乐死”设备,再用一氧化碳毒死。之后不久又有第二批病号,原本要从奥斯维辛运到索能斯泰因。不过,这批人终究被毒死在奥斯维辛一座焚尸场的停尸房内,这座焚尸场1940年就已启用。1941年9月3日,250名罪犯(大部分是波兰人)从会集营的医院被选择出来,用于实验齐克隆B毒气的作用。他们被带到坐落奥斯维辛主营二区的地窖。之后,又有大约600名苏联战俘、军官和政委从战俘营被运到主营区,带到了二区的地窖。这些人悉数都被毒气毒死了。还有一些暂时毒气室[称为一号地堡(Bunker)和二号地堡],也被用于处死非犹太裔的罪犯。比方,1942年6月11日,原先关押在一处监禁地的320多名波兰罪犯在地堡被处死。同年8月3日,德国人又从医院里挑出了193名患病的罪犯,把他们押到了比克瑙,用毒气屠戮。1942年8月29日,德国人又以相同的方法处死了一批波兰罪犯,多达746人。“特别作业队”(Sonderkommando)的说法于1942年9月正式运用。“作业队”几经改变,于1943年头才终究成形。“特别作业队”一词源于“焚尸场作业队”(Krematoriums-Kommando),后者指的是1940年奥斯维辛主营区的焚尸场启用今后被派去那里作业的一小批罪犯。关于特别作业队初始时期的状况,现在尚无目击者的证词。因而,咱们没有方法确认这一时期作业队里详细有多少人,只知道其间很少几个人的姓名,包含瓦茨劳夫·里普加(WaclawLipka)。这批队员的使命是往焚尸炉里添燃料,燃烧罪犯的尸身。这些罪犯或死于会集营中的恶劣条件,或是被党卫队的人屠戮。起先,会集营的办理者并未将焚尸场作业队中的罪犯与其他罪犯差异看待,也没有把他们归为“知密者”(德语Geheimnistr ger,目击罪恶的人),所以几个波兰队员就想方法重新分配到了其他的作业队。弗拉迪斯拉夫·汤米切克(WladislawTomiczek)便是其间一员。咱们还得知别的两名波兰队员的姓名,别离是约瑟夫·伊尔丘克(JozefIlczuk)和米奇斯瓦夫·莫拉瓦(MiecyslawMorawa),他们在焚尸场作业队一向做到1941年6月。而这份差事还有个姓名,叫做“司炉工”(stokers,Heizer),这个说法契合他们在那一阶段的实际作业内容:燃烧尸身。1942年5月,发生了一些改变。首要,从那时起,焚尸场作业队开端由六名罪犯组成:三名波兰人和三名犹太人。其次,一度又独自组建了一个新的小队,称为“费舍尔作业队”(Fischl-Kommando,以队长费舍尔的姓名命名),附归于焚尸场作业队。“费舍尔作业队”由四到七名罪犯组成,听命于会集营内秘密警察办公室(政治部)。秘密警察的作业责任之一便是焚尸场办理(Krematoriumsleitung)。其时焚尸场的担任人是沃尔特·卡科纳克(WalterQuakernack)。“费舍尔作业队”的建立,是由于1942年5月起有大批犹太人被送到会集营。越来越多的尸身需求运送到焚尸场去,会集营里需求有一支特别分队来履行这项使命——而此前担任这项作业的是一个声称“运尸作业队”(Leichentr gerkommando)的小分队,专门转移那些指定要燃烧的罪犯尸身。这些罪犯大都死于饥饿、疾病或纳粹的棘手。但是在毒气室里被处死的人太多了,超出了这个小队的作业负荷。所以,“费舍尔作业队”的罪犯们就被派去进行焚化尸身前的准备作业(燃烧环节则由“司炉”接手),并在毒气放完之后打扫毒气室。有段时刻,他们还要把尸身身上的衣服脱下来。不过,从1942年6月底起,走向逝世的罪犯们在进入毒气室之前就被逼脱光衣服。“费舍尔作业队”的队员们则担任把衣服搜集起来备好,交给另一个作业队运走。他们还需求整理焚尸场的宅院。假如那些脱光衣服进入毒气室的罪犯留下了什么东西,也由他们来收起。作业队有必要鄙人一批罪犯送达前敏捷完结这些使命,这样新到的罪犯才一点点不会觉察到这儿发生过的悉数。从一开端,“诈骗”便是大残杀这一罪过的中心准则。作为一个独自的小队,“费舍尔作业队”只存在了几周时刻。1942年6月前后,两个小队就合并到“焚尸场作业队”里边。据丹努塔·切克(DanutaCzech)的说法,1942年2月15日,依照“犹太问题终究解决方案”,第一批被指定处死的犹太人从上西里西亚区域运到奥斯维辛会集营。这些人被带到了主营区中的毒气室,在那里惨遭屠戮,尸身在焚尸炉里化为灰烬。1942年5月,由于要修理烟囱和锅炉房,主营区里的焚尸场暂时封闭。因而,悉数的尸身都被运出奥斯维辛,送到了比克瑙,扔进了大坑里,用土盖上。悉数这些使命都是“费舍尔作业队”的罪犯们完结的。焚尸炉修好今后,主营区里的焚尸作业便又康复了。比克瑙的埋尸坑是由“埋尸作业队”(Begrabungskommando)的罪犯们挖出来的——这个作业队的建立便是为了这项差事。1942年5月,一批批的犹太人开端被定时运到会集营,所以又出台了另一项和灭绝犹太人有关的规则:体系的残杀举动要在比克瑙进行,而不是奥斯维辛,由于奥斯维辛的焚尸炉频出毛病,现已不能进一步大规模运用。德国人决定在比克瑙会集营地面上挖出的大坑中燃烧尸身。他们把大坑的方位选在一片白桦林内。在1941年末或1942年头时,鲁道夫·赫斯(Rudolf)以为,这片树林边的两栋房子能够改建成毒气室。这两栋房子一栋被称作“红屋”或“一号地堡”;另一栋则被称为“白屋”或“二号地堡”。能够必定的是,一号地堡的第一次毒气残杀发生于1942年的早春。随后,二号地堡也相同投入运用。前面提及过的“埋尸作业队”成员和被派到地堡的罪犯一同,构成了之后“特别作业队”的中心。党卫队选了一群来自斯洛伐克的犹太人到“一号地堡”作业。这群罪犯大约有200人,其间30到50人被派到地堡里边作业,而其他的人则担任挖坑和往坑里填尸身。另一队犹太罪犯由大约五十名男性组成,被选择到“二号地堡”去作业。他们的使命是:保证罪犯们在进入毒气室前能赶快在地堡外把衣服脱掉(1942年8月起有了专门的脱衣室)。脱衣之后,作业队成员便带领罪犯们进入毒气室。在一过程中,他们还要把那些起了猜疑、严重不已的人阻隔出来,以防打乱其他罪犯的心情。作业队队员要带着这些阻隔出来的人,还有毒气室塞不下的人,来到地堡后边的一个当地,由党卫队将他们悉数枪杀。有段时刻,毒气室只在晚上运转。跟着送来的罪犯数量不断增多,开端添加一个白班。特别作业队的责任之一,便是在毒气残杀完毕后对毒气室进行详尽的整理,这个使命十分辛苦。他们首要要给毒气室通风,然后把齐克隆B晶体的残留物和罪犯中毒后的排泄物整理洁净。依据会集营罪犯的证词,队员们有时会戴着防毒面罩干活。队员们把尸身运出毒气室,按十具一组分好,搬到轨迹车上,沿着一条窄轨把尸身运到约300米外的尸坑。每个尸坑能够包容100到600具尸身。之后,队员们就往坑里边撒上生石灰,再在上面盖上30—50厘米厚的土。从1942年5月到9月,他们大约填满了100多个这样的尸坑。这些坑都是他们在一号地堡的西侧挖出来的。修改引荐:谁知道明日太阳升起的时分,目击了今夜的严酷和漆黑的人还在不在呢?奥斯维辛 比克瑙会集营是一座巨大的“逝世工厂”:它的“原材料”是活人,终究的“产品”是骨灰;作为灭绝营里的劳力,“特别作业队”是逝世工厂里一支由犹太奴隶组成的小分队,这在人类前史上是史无前例的。所以,这些人成了大残杀这段前史中最悲情的人物、最不幸的人。他们是悉数磨难的人中最为磨难的。他们身处但丁笔下的炼狱的最中心,在会集营日子的边际地带。这群人被逼参加“逝世工厂”,成为纳粹灭绝犹太人的东西。他们每日在逝世边际摧残,在人道歪曲中麻痹,生不如死。“特别作业队”幸存者自述奥斯维辛犹太人大残杀悲惨剧。直面本相,拷问魂灵,记载纳粹反人类暴行罪证的绝佳文本。以色列犹太人大残杀研讨威望学者吉迪恩·格雷夫代表之作。原书继被翻译成12种言语文字后,初次推出中译本!名人引荐:谁也无法完整地描绘、记载大残杀的恐惧,但这本书是相关前史研讨中极端名贵的一部。它记载了“特别作业队”成员的日子,令人无比动容、无比心痛。这些人幸存下来,叙述了他们的故事。咱们至少要保证这些故事永久不会被忘掉。关于那些想了解犹太大残杀的人,我极力引荐这本至关重要的书。愿人们永不忘掉,前史永不重演。劳霈乐(大使衔)(Amb.)Peleg Lewi以色列驻广州总领事馆总领事(大使衔)在揭穿纳粹德国在二战期间对犹太人施行灭绝式残杀的很多作品中,前史学家格雷夫的《无泪而泣》无疑是一部具有里程碑含义的作品。作者将叙事的焦点会集在的那些被纳粹强逼去处置被毒杀同胞的“特别作业队”犹太成员身上,以他们的见识、阅历、感触和证词把发生在奥斯维辛-比克瑙会集营的耸人听闻的残杀行径展现在世人面前,为读者带来了一种和受害者感同身受的“阅览”体会。其表现形式在很多揭穿纳粹屠犹罪过的书本中别出心裁,具有无与伦比的心灵震撼力。对任何一位期望实在了解纳粹屠犹暴行严酷性的读者而言,都是必读之书。徐新我国中东学会副会长南京大学格来泽犹太学和以色列研讨讲座教授在“灭绝犹太人”的这一种族主义意识形态的唆使下,纳粹德国奉行的方针掠夺了六百多万犹太人的生命,造成了现代史上最严酷的罪过。在奥斯维辛会集营里,一百二十万犹太人在毒气室惨遭屠戮,还有数以万计的犹太和非犹太罪犯忍饥挨饿、饱尝摧残和侮辱,使奥斯维辛成了二战时期“工业化”大残杀的标志。以色列前史学家吉迪恩·格雷夫的《无泪而泣》一书,叙述了一小批犹太罪犯的故事。他们在纳粹的强逼下,完结残杀前的准备作业,并处理尸身。他们身处阴间深处,却极力保持着人道,记载营中的遭受,乃至组织了奥斯维辛会集营里仅有的起义。中山大学曾记副教授翻译了这部记载人类磨难的作品,使我国读者得以阅览,此举值得称颂。对人类而言,记载曩昔、铭记前史,是避免悲惨剧重演的必由之举。梅尔·立特瓦克(MeirLitvak)教授特拉维夫大学前史学系主任内容简介:本书初次发表了二战纳粹灭绝营中最为特别的一批受害者的日子和内心世界。“特别作业队”是在纳粹施行种族灭绝的会集营中被选择出来、被逼在毒气室和焚尸炉旁作业的犹太奴工。他们目击了人世阴间般的屠戮场景,还被逼参加其间,一起也承受着外界的非难,身心都遭受了巨大的苦楚。作者经过多年的材料收集和访谈(许多人是初次发表他们的阅历),以丰厚的细节和紧密的逻辑,重构了“特别作业队”的生计状况和人道摧残,无声地控诉了德国法西斯对犹太人施行种族灭绝的反人类暴行。作者简介:吉迪恩·格雷夫(Gideon Greif)吉迪恩 格雷夫教授是以色列前史学家和教育家。他在两所组织担任首席前史学家和研讨员,别离是以色列ShamOlem宗教及犹太大残杀研讨所,以及佛罗里达州迈阿密犹太大残杀教育项目基金会,一起也是以色列奥诺学院的高档研讨员和前史学家。在奥斯威辛-比克瑙会集营和灭绝营研讨范畴,吉迪恩 格雷夫教授是世界级专家。他对奥斯维辛前史最杰出的奉献在于他的开创性作品《无泪而泣》,该书记载了“特别作业队”的前史,这是奥斯维辛-比克瑙一支特别的犹太罪犯作业队,卷进大残杀机制的运转傍边。该书最早经由以色列犹太大残杀纪念馆,现已成为一本世界畅销书,被译为十二种言语。目录:译序中文版序文第一章奥斯维辛—比克瑙会集营的“特别作业队”:他们眼中的自己与他人眼中的他们第二章约瑟夫·萨卡尔:“活下去,才干揭穿本相”第三章德拉贡兄弟:“一直相伴,不管期望仍是失望”第四章雅科夫·加拜:“我一定会逃出去!”第五章埃利泽·艾森施密特:“感谢一家波兰人……”第六章扫罗·哈赞:“生命已不重要,逝世就在眼前”第七章列昂·科恩:“咱们已被非人化,咱们犹如机器人”第八章雅科夫·西尔贝格:“焚尸场中,岁月难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